1. 新秀101首页
  2. 新闻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作者:刘小土,头图来源:IC photo

谁能料到,传唱多年的“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有一天会变成“悄悄问女儿,圣僧美不美”。好吧,“美”且存疑,网红那是实打实。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早两年,日本和尚开展电音、美妆、赛车等花式副业的消息传到中国,吃瓜群众无不感慨:少林寺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如今,咱们的小师父不仅迎头赶上,还更胜一筹——他们齐齐现身抖音快手,带着百万粉丝“成团出道”。

“我竟爱上了佛门中人,罪过罪过。”硬糖君第101次忏悔,但仍沉迷在:武僧耍拳、禅师念经、道长卖货等等中无法自拔。其中,又以“少林男团”最为上头,甚至还能嗑CP……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看评论区,不乏粉丝萌生修行念头,相约组团入寺。看这架势,五一小长假,相关寺庙或迎来一批粉籍香客。

或有看客认为,网红和尚有过度娱乐的嫌疑。硬糖君倒觉得,弘法之事,向来是就地取材,与时俱进。南朝四百八十寺是弘法,如今线下传播显然不如线上便利,那么直播短视频弘法,何乐而不为?

而从延参法师到“少林男团”,每代佛门网红,其实切中着网友不同的情绪嗨点。与此同时,佛门网红的迭代和扩张,也改变着寺庙的运作方式和品牌策略。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继扫码添油、线上拜佛后,短视频“求学”、直播开光、网购法器等,成为信徒供养的新姿势。深山古刹,正冲上云端。

宗教网红“出道”实录

拥抱互联网,佛教和道教走在前头。这厢,全真道士梁兴扬谈疫情狂怼川普引热议;那边,佛家弟子释延高携同门大秀绝技频圈粉。

从抖音、快手、微博等平台数据看,单平台粉丝突破10万的宗教网红超40位。而少林寺,又是该领域当之无愧的头部“MCN”。其中,粉丝破百万的释延高、延洛,和延宸、延钦、延芊等,共同组成了抖音用户心中的人气“佛门男团”。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虽说宗教网红们的视频各有特色,但基本可以归为记录和表演两大路线。记录视频,其实就是Vlog,用来呈现寺庙、道观里的日常生活。表演视频则在精心编排的剧场,展示他们颇具难度的个人技艺。

盘点宗教网红Vlogger,坐拥145万抖音粉丝的“最帅和尚”释明心必须榜上有名。过去两年时间,他投递过350多个作品,始终围绕“分享美好时光”的主题展开创作。普安寺的满池锦鲤、温州山寺的飘渺云雾、大龙湫的滂沱瀑布,都是他镜头记录的对象。

疫情爆发后,无法云游四方的释明心专注分享起养花种草,又成功吸引了一批多肉爱好者。即便他每期作品的内容、节奏高度相似,仍能获得动辄数万的点赞。可见,世外桃源式的隐居生活,是现代人永远不会厌倦的主题。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相对来说,表演派宗教网红更容易抓人眼球、制造爆款。而由于各大平台的调性不同,他们创作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

释思然、释觉空所代表的快手系和尚,以展现佛歌吟唱、诵经打坐为主,本质还是才艺主播。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释延高、释延少所代表的抖音系和尚,则带来了更难模仿的“武侠”剧情。翻檐走壁、凌空耍棍、针穿玻璃等技能,带给观众如同身处电影、游戏的感官刺激。

此前,演员张晋在抖音发表了名为“一飞冲天”的作品。这则视频点燃了少林男团的battle之魂,释延高、释延戛、延宸等迅速模仿创新,屋顶起跳、踩棍起飞这类更高阶的操作赚足热度。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其中,释延高的“一飞冲天”表演拿下342.1万点赞,8.7万评论。硬糖君亲见他借此视频圈粉百万,成功拿下少林男团C位。释延高还专门推出了“少林功夫”合集,进一步强化实力武僧的个人标签。截至目前,该系列的播放量已突破1亿。

除短视频创作,直播自然也不能少,其中还是少林男团表现最为突出。连麦、捉对PK、粉丝团运营应有尽有,时髦的直播技巧一个不落,能抓准多数观众口味,每场数据都不错。

少林男团的直播间,就像一档寺庙综艺。经常能看到师兄弟隔空对战,制定“牛气冲天”、极限俯卧撑、即兴耍拳等特色惩罚任务。牛气冲天是他们的暖场节目,失败者往鼻子插上两条纸巾,并倒立将其吹出,现场气氛便直抵高潮。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不过,尽管少林男团在短视频、直播间俘获大批粉丝,但也招来了“和尚不念经,天天刷抖音”的争议。至于真情实感追和尚,吃瓜群众更是觉得太魔幻、难理解。

佛门网红这八年

从延参法师到释明心,再到如今炙手可热的释延高,每任佛门网红都有一套标准配置:一个爆款“初舞台”,一个迎合时代的身份,以及一波忠实的跨界粉丝。

初代佛门网红延参法师,踩在了当年“萌”文化的风口。2012年,“法师与猴子”视频风靡网络。憨态可掬的延参法师,正操着满口方言讲法。而由于身旁猴子的不断骚扰,思路被打乱的他只能一遍遍重复台词。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延参法师的窘迫样,颠覆了传统印象里出家人的距离感。“最萌法师”一夜爆红,延参法师的语录频频刷屏,“绳命是如此精彩”至今为人传颂。

走红后,延参法师从寺庙走向荧幕,出现在《天天向上》《今晚,80后脱口秀》等综艺舞台。截至发稿,他单在微博就已积累下4000多万粉丝,远超二三线明星。

以延参法师为节点,佛教传播开始朝着互联网化转型。很长一段时间里,各大寺庙都从“萌”字找灵感,试图复制延参法师的成功。其中,龙泉寺选择了漫画形式,打造出可爱小和尚贤二,获得较大关注。

时至今日,萌和尚仍是相当管用的网红标签。动漫自媒体“一禅小和尚”,靠着萌言萌语在抖音圈粉4700多万。不过放眼真人圈,还是延参法师的形象最深入人心,几乎“垄断”了这种类型的全部流量。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在延参法师之后,故事性逐渐取代萌感,成为佛门网红营造反差感的新法门。学霸皈依、帅哥出家、美人剃度等剧情,可以轻松勾起吃瓜群众的好奇。

释明心是故事型网红和尚的典型。他辞去公务员职务出家为僧的帖子,是先在天涯火的。随后,释明心的生活照被扒出,高颜值为故事增光添彩。集齐了公务员、帅哥、和尚等爆点,释明心的走红不令人意外。

从小葫芦数据看,粉丝追捧释明心,主要在于颜值和生活方式。996的当代青年,乐于通过围观隐士生活获得代偿性满足。种地能火,赶海能火,佛门生活当然也能火。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正所谓生活在别处,少林男团也是提供了同样的替代性满足。他们的作品构成了缩略的武林,诠释着行走江湖的快意人生。喜欢释延高,和喜欢硬汉武侠的是一波人。“中国武功真牛”“我也想学,求指路”“帅到我了”等常见于评论区,用户爽点一目了然。

眼看弟子成了网红,寺庙、道观能否借势热闹?更进一步,直播、短视频等新渠道,对佛教、道教的传播意味着什么?

有人养“家”, 有人弘法

春节原本是一年中香火最盛之际。今年受疫情影响,灵隐寺、白云观等只能关闭山门、暂停开放。地方小寺更是无人问津,面临着正常运作的难题。

全真道士梁兴扬就在微博坦言养“家”不易,只能通过直播卖货滚动资金,来做更多有价值的事。过去两个月,他在自家店铺进行了十多场直播,上线了玛瑙手串、义卖翡翠、结缘面膜等商品。硬糖君也是想不到啊,结缘面膜竟然一个月卖出了512件,不知里面有没有注入道家驻颜秘法。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电商随便一搜,我们会发现很多人早有网购护身符、供油、开光法器的消费体验。目前,少林男团有人开通了抖音商品橱窗,上架过泡泡相机、鸡汤文学,但种草效果不敌“少林武术”本身。快手上,佛门网红的小店在售,也是纯素酸辣粉、红茶、纸巾等毫无竞争力的物件。

硬糖君在此强烈建议知名寺庙结合自身特色,设计些靠谱文创产品,再用短视频进行内容植入和场景展示,经由直播电商传递到缘主手中。

除了实际产品外,信徒们对精神服务也大有需求。算命、占卜再到供灯拜佛,说到底都是寻求个心理安慰。电商平台上,放生、点灯、祈福一类代办服务虽然方便,但整体的标准、流程混乱,甚至有不法分子借此行骗。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硬糖君的小姐妹就曾收到“货不对版”的开光手链,有苦难言。寺庙和香客的直接链接,无疑能尽可能避免这些尴尬。设立直播部门,各大名寺真的不考虑吗?

当然,对于佛门网红们,直播、短视频的最大作用仍是弘法。延参法师成名前,曾出版过《宽怀人生》《细语人生》等四部作品,可惜销量一般。“法师与猴”事件后,他及时出版的《这个和尚有点萌》洛阳纸贵,几度登榜各类图书榜榜首。延参法师借书弘法,年轻读者萌系参禅,也算两全其美。

如今,延参法师仍在直播间念诗论禅,或许是缺乏趣味性,人气不高。倒是快手的释思然、释圣心,以吟唱带火了《梵音大悲咒》《寒山僧踪》《礼佛药王寺》系列佛歌,这些空灵声音,也曾缓解过硬糖君的焦虑情绪。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行文至此,硬糖君关注的小师父又发来直播提醒。既然旗下“艺人” 满腔热情,各大寺庙也当认真规划才是呀。

依硬糖君看,少林寺从2007年开始举办的“机锋辨禅”活动,每年都汇集众家年轻法师报名,又有禅宗六大祖庭方丈做“导师”,就很适合搞成线上的“辨禅101”嘛。

网红和尚,组团出道

原创文章,作者:jonathan1,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anews.cn/news/3452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