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秀101首页
  2. 网红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本文作者:顾拉风,编辑:钟睿,原文标题:《一套培训课1万元,谁在批量“制造网红”?》,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网红已经成为一个形容词。

大到吃、穿、用、住,小到美甲样式、拍照软件的滤镜,在小红书搜索“网红风”,有超过30万篇笔记将“网红”的方方面面一一拆解,为年轻人提供拍照样本。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小红书“网红风”的搜索页面

真的成为一个网红很难,拍出一张像网红的照片就简单多了,也许这能解释为什么女孩们会愿意追随相似的照片风格。

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看到的“网红风”都是从哪里吹起来的?

CBNData消费站(下称C站)发现,其实每一张“网里网气”的照片背后都有标价,从摄影师到模特,“网红照”背后有一整条流水线。

谁在制造网红照

早在2018年,抖音就靠各类网红拍照技巧出圈,摄影师陈星星也是最早一批吃到流量红利的人。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反差色+闪光灯”、在头上套塑料袋拍照……

抖音上的拍照技巧你试过哪个?

18年3月,陈星星用手机给朋友拍了一组赏樱的照片,录屏剪成短视频后迅速获赞140万,“那时候抖音上这样的(教程)内容还比较少,给我推了一个星期的首页”。这条视频为他带来了15万粉丝。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现在在新抖搜索“拍照”,有超过400个抖音号带有“学拍照”、“教拍照”等字眼,关键词换成“摄影”,账号数量则攀升至1000个以上。

对于摄影师来说,这些网红照既是自媒体平台的内容,也是他们获客的流量来源。

陈星星告诉C站,拍摄类的业务对摄影师个人风格要求很高,首先要符合主流审美,“拍大家喜欢的东西,才会有更多人找你”,但是在此基础上“又要跟别人不太一样”,尤其是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拍摄工作无法开展,拥有巨大流量的抖音自然成为摄影师不能错过的机会。

你可能想不到,摄影师为了“恰饭”不得不追逐流行,网红照中的这些模特竟然也是“批量生产”的。

“杭州oc模特培训机构”就是这样一家专门教学“对镜自拍、对镜自拍视频、抖音街拍视频”的机构,创始人“张琼瑶emma”在抖音上的自我介绍是“一名教拍照的人民教师”。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在她的评论区,有网友质疑“自拍也要教”,也有网友认可这种培训,觉得“拍照看起来简单,其实真的很难”。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oc模特的培训课程统一在杭州萧山进行,学费从6800元到16800元不等,一节课最多可以容纳35人。

而且,据客服透露,“报名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98%的学员都是从外地过来上课,最远的有从新疆、云南、香港、欧洲飞过来的”,全部路费和食宿都由学员自理。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从oc模特的官方抖音来看,这门课的确火爆,课堂上人头攒动,每周客服还会在朋友圈发一次课程结业照,招生对oc模特来说一点也不难。

但是真的有这么多人需要学习拍照吗?这些“批量制造”的网红都去哪儿了?

答案不难找,这些经过培训的网拍模特最后多半会成为服装主播、时尚达人和服装商家的模特,不少学员的微信名字里就带有“某某女装”的字样。

杭州本身就以“网红之都”闻名,遍地是MCN和服装商家。像oc模特这一类的机构,就承担起了培训、输送“网红后备军”的角色,而对学员来说,上万元的学费相当于一张成为网红的入场券。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oc模特客服经常在朋友圈发一些服装模特的招聘

无法成为全职网红、模特,还有很多靠拍照就能赚钱的方法,比如付费买家秀。

某原创服装网店的运营Dylan向C站透露,其实大部分网红店的买家秀都是假的,“让他们下单拍完照之后再把衣服寄回来,一套买家秀50~80元,有些模特会接很多店(的订单),你去看可能会找到熟脸。”

对中小商家来说,买家秀是非常重要的流量入口,所以也就催生出了许多专门接拍买家秀的机构。Dylan告诉C站,这些机构不难找,“你开店之后他们会自己来找你”。

Dylan也试过投放几十万粉丝的成熟网红,甚至还曾经有一名参加过《创造101》的女团选手来私信他们,想要他们送一套衣服穿出镜,但是“完全不带货”。

类似服装行业中“付费买家秀”的这种营销方式,其实早就在美妆和零食行业中盛行,有付费+送产品,以及单纯送产品、不付广告费这两种模式。

这种推广对博主的粉丝量几乎没有要求,只是需要找一些年轻、漂亮的素人来“充人头”,为品牌制造社交声量。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红通告小程序上的部分推广订单

在微博上有近3000粉丝的44自称是个“尾椎骨博主”,她也接过几次付费试用的推广。尽管费用不高,相应的,品牌方也不会对她的植入方式有太多要求,对学生来说,算得上是个优质的零花钱来源。

相比投放头部网红或明星,这种合作模式投入成本更低,很多素人的实际转化效果也不差,对品牌来说显然更划算。

除了拍照,他们还能怎么变现

回到网红照的生产端,C站盘点了抖音上粉丝量靠前的摄影号,发现可以分为两类。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一类是以模特角度分享拍照技巧的账号,比如“爱拍照的木子萌”、“媛媛酱”、“小岳岳的拍照魔法”等,拍照怎么“显腿长、显瘦、显白”、在“宿舍、楼梯间、花丛”拍大片是他们常见的内容方向。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这类账号同时拥有颜值达人和摄影教程号两种属性,既可以带货三脚架、稳定器,又可以带货美妆、零食,变现手段更加丰富。

头部MCN也在试水摄影垂类账号,彦祖文化旗下的“媛媛酱”就是其中一个。新抖显示,媛媛酱近30天的直播销售额超过95.88%主播。

尽管超过80%的粉丝是年轻女性,媛媛酱在手机支架、自拍美颜灯等3C数码产品上的带货表现也很突出,这是她区别于其他颜值主播的一个特点。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图片来源:新抖

另一类摄影号的背后则是专业的摄影工作室、APP和摄影师。

其中也有小部分账号可以接到推广,但商业价值远不如博主自己露脸的模特账号,星图上的报价也验证了这一点。“泽一拍照教学”在摄影师中已算头部账号,但其星图短视频报价要比粉丝体量相近的“媛媛酱”低2万元。

这类专业的摄影号往往是依靠摄影教程变现,分为线上课、书籍和线下的面授课3种形式。

C站发现,摄影教程的售价差距极大,百元以内的课程居多,但收费上万的高价课程也不在少数。

比如主打证件照的“今天照相馆”,线上课499元/16节课,线下的面授课则要价9900元/10节,为期5天,在郑州进行,路费和食宿都由学员自理。

一套培训课1万元,网红也能“批量生产”?

左图:今天照相馆的抖音店铺  右图:泽一拍照教学的商品橱窗

在C站询问定价依据时,“今天照相馆”的客服回答:“面授课就是贵,线上课是录好的,你也可以自己看线上课,有问题再向老师提问。”

陈星星告诉C站,由于摄影行业内并不存在资格认证考试,所以教学门槛也被相应放低,“有人喜欢你的照片你就可以开课,99块、100节课的那种也有,整个培训市场参差不齐”。

尽管最开始从“网红照”中获得了初始流量,但陈星星认为,所谓“网红”其实是不可持续的,“至少对摄影师来讲没有什么发挥的空间,说白了,大家都是拍这样的,那干嘛要找你呢?”

44则认为,“网红”的趋势背后是商业,“买了这个东西就会获得成功,拍这样的照片就会更美,实际上也是商业先散播了这种焦虑。”

从摄影师、模特到商家,网红照制造出一种“流行”的幻觉,让造风的人从中获利。

掏出手机,学抖音上的网红打卡一张旅游照,可是,拍完照之后,这趟行程还剩下什么?我们真的从这些照片中得到快乐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新秀101网红研究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anews.cn/news/4203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