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秀101首页
  2. 网红

当网红,也当“股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出色WSJ中文版(ID:WSJmagazinechina),作者:Robbie Whelan,头图来自:《大空头》剧照

“1万美元的收入对我来说是糟糕的一天”

几年前,29 岁的 Kevin 是一名房产经纪,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住在美国加州,大部分收入来自房屋销售的佣金,同时兼职在网上录制购房视频。

而在今天,他是 MeetKevin,成为了 YouTube 上的网红,拥有 170 万订阅。大多数时候,他会在 YouTube 平台上直播几个小时,谈论股市,以一种犀利而自嘲的方式给出投资建议。他和留言的人开玩笑,用傻乎乎的英国口音进行表演。他在家中一面墙前喝着咖啡,墙上挂着色彩鲜艳的卡通海报和一把蓝绿色的电吉他。除了现场直播,他还制作了数百个投资建议的主题视频。

当网红,也当“股神”

做房地产销售的时候,Kevin 需要花几个月谈下一笔净赚 1 万美元的交易,而现在,如果只赚了 1 万美元,他会说,“a bad day”

“过去我常常花上三四个小时,和一个客户讨论,怎么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房产。如果我幸运的话,也许 90 天之后,这个人就能为我带来 1 万美元的收入,” Kevin 说。“而现在,1 万美元的收入对我来说是糟糕的一天。网红效应已经压倒了一切。”

Kevin 在采访中透露,今年的前三个月,他赚了 500 万美元。疫情期间,他的主页的浏览量和寻求投资建议的需求都在飙升。他向记者提供的 YouTube 收入收据证实,仅广告收入一项,一年他就赚了数百万美元。

由于疫情期间经济出现下滑,数以百万计的潜在选股人燃爆了社交媒体,这些人一头钻进了零售投资领域,其中一些人手里攥着现金。

2021 年,以个人投资者为主的六大网上证券公司的用户总数突破了 1 亿人。Robinhood Financial 公司的财务文件显示,他们的用户数量呈爆炸式增长,从 2020 年 3 月的 720 万增至一年后的 1800 万。

随着免佣在线交易的兴起,人们开始希望以最容易的方式和最低的价格获得建议,即免费的、在线的投资建议。现在,新一代明星股评人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崛起,他们拥有大量的粉丝,成为了这些投资新人的向导。

当网红,也当“股神”

Kevin,也就是名为 MeetKevin 的网红,每天花数小时直播,场地是自己家

这些网红当中,许多人没有接受过正式的财务顾问培训,也没有专业投资背景。他们会根据一时兴起的流行观点来挑选股票,或者提供赔钱的建议。

除了 MeetKevin,颇受欢迎的金融网红还包括 Marko Zlatic,他以 Whiteboard finance 的昵称为 67 万名订阅用户提供各种建议,从购买二手车到根据对冲基金经理 Ray Dalio 的想法设立投资组合。

另一些网红虽然粉丝相对较少,但内容更加丰富多彩。2020 年 3 月,爱尔兰前私人教练 Jack Spencer 将健身视频改成了选股。23 岁的 Spencer 穿着一件写着“不是财务顾问”的 T 恤采访初创公司 CEO,背景是他库存丰富的酒柜。Spencer 在 YouTube 上拥有 9.4 万名订阅用户,他没有就记者的提问做出评论。

而在 TikTok 上,视频创作者 Tori Dunlap(TikTok 名为 @herfirst100k)向她的 170 万粉丝提供发展“副业”的建议,建议他们先还清哪些债务。27 的 Dunlap 正在开发一款应用程序,建立一个“无偏见的投资社区”,帮助女性轻松掌握交易投资技巧,通过经纪账户管理投资。

Cameron Newell,也就是 CamTheMan,是美国华盛顿州一所大学的辍学生,大约三年前开始全职炒低价股。他告诉记者,2020 年自己通过当日交易赚了 500 万美元。他在抖音上发布股票建议,同时在视频游戏爱好者常用的社交应用 Discord 上开设了一个聊天群,粉丝可以在那里追踪和效仿他的交易,或者追踪他的周期性投资挑战,他尝试要将最初的 1000 美元变成 100 万美元。

“传统金融是一个黑匣子,”洛杉矶的社交媒体顾问 Sarah Petite 说:“这一代人看着他们的父母说:‘当初你看待金钱的方式?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相反,年轻人想要的是一份如何赚取巨额利润的指示图,强烈的独立倾向让他们中的许多人被免费提供建议的网红所吸引,而没有选择付钱给传统的投资经理,帮助他们管理资金。据专家和年轻投资者自己描述,许多人并不太在乎建议具体来自哪个人。

“我有个原则:不要为可以免费得到的东西付钱。”佛罗里达州的 33 岁投资人 Rex Wu 说。他是 Kevin 和其他几位金融网红的粉丝。他说自己已经投资了几十万美元,依据的是“我在网上从 Kevin 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到目前为止,今年他的投资组合回报率为 23%;而迄今为止,今年标准普尔 500 指数的回报率为 21%。

“如果明天我走进摩根大通,只要他们想要争取我的生意,就可能对我进行过度推销,” Rex Wu 说。“但网红投资人并没有什么东西想卖给我。”

不过,在线投资还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评判的标准是网红们制作的内容,而不是他们的投资记录;他们的收入通常来自订阅用户和观众的数量,而非他们的建议为客户带来的投资回报。

金融网红特征一:温柔可亲

新一代的社交媒体金融网红,利用了年轻人与生俱来的对金融机构的不信任感,他们认为金融机构是由华尔街内部人士操控的,而这些人是他们无法产生共鸣的老一辈人。

“我这个年纪的人都不看有线电视了,”24 岁的 Petite 说。“据我所知,我们中没有一个人经常看电视上的财经新闻,他们会去专门的 YouTube 频道和社交媒体。把自己的钱交给华尔街一个西装革履的家伙,我认为他们根本不会考虑。”

建立信任,是 YouTube 炒股生意的关键组成部分。

当网红,也当“股神”

32 岁的 Rose Han 拥有纽约大学金融学位,五年前她辞去了汇丰银行外汇交易员的工作,开始在 YouTube 上制作有关期权交易、基金投资和个人金融账户的视频。

她在 YouTube 上有 50 万订阅,在 Instagram 上有 5.4 万粉丝。据她透露,现在她赚的钱是卖在线投资课程的交易员的 10 倍。

“打开 CNBC,上面都是些年长的白人,我很难与他们产生共鸣,因为我长得和他们不一样,我的很多粉丝都和他们不一样,” Rose Han 说:“我是一名女性,女人们更信任我。她们宁愿向我这样的人学习,而不是向玩金融的男人们学习。” 到目前为止,她说自己今年已经通过 YouTube 广告和销售个人在线金融课程赚了 200 万美元。

金融网红特征二:售卖梦想

专家认为,1992 年至 2002 年出生的 Z 世代对豪车和高级时装等象征财富的文化符号反响热烈,可能远远高于对商业学位、金融证书或电视新闻节目主持人。克雷顿大学行为金融学教授 Ted Klontz 表示,正因如此,他们很有可能出现欺诈和破产。

“这个世界有很多地方就像一个真正的疯人院,真的很可怕,” Klontz 说:“人类大脑要到 25 岁才会完全成熟,不到这个年龄的人都很容易受到外界影响。我们都知道,绝大多数做当日交易的人不会获得长期财富,但这些网红正在利用大脑中抑制因子较少、认为‘我就是例外’的那部分人群,这就导致了投机和其他高风险行为。”

当网红,也当“股神”

Rose Han 的录制设备,她说她今年已经赚了 200 万美元

TikTok 上,到处都是 Daily Trader 这类的视频推广,一位自称的 19 岁百万富翁发布了驾驶全新奥迪 R8 跑车的视频,在号称价值 2000 万美元的比佛利山庄豪宅的泳池边玩乐,以及在洛杉矶最昂贵的牛排餐厅用餐。

这些炫富视频可以链接到他的 Discord 个人页面,他在上面出售“导师小组”的会员。其中包括一个视频系列教程,帮助从事当日交易的人们效仿他的“交易系统”,每个会员的价格为 294 美元。据一位加入该小组的《华尔街日报》记者所分享的信息,至少有 1600 名用户注册了这一课程。Daily Trader 没有就记者的问题做出评论。

创作者表示这种成功学视频给他们带来了压力,他们只能描绘观众想看的积极故事,而有时事实证明,他们这种想法大错特错。

20 岁的 Casey Adams 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附近长大,为了自己的 YouTube 频道,他已经采访了 300 位高管和投资人,包括 Netflix 公司联合创始人 Marc Randolph 与名人创业创始人和加密货币投资人 Tyler Winklevoss,过去一年中他还曾数次与 Elon Muck 的母亲 Maye Musk 进行了合作。

当网红,也当“股神”

20 岁的 Casey Adams

他说自己每年可以从广告植入和媒体咨询业务中获得约 30 万美元的收入,但同时他也意识到,许多愿意参加节目的亿万富翁和初创企业创始人都只回答一目了然的无意义问题,他们想要获得与年轻的个人投资者直接对话的机会。

去年,Adams 罕见地对电动卡车初创企业 Nikola Corp. 的首席执行长、亿万富翁 Trevor Milton 进行了半个小时的采访。

“你们不仅是在破局,更是在为一个全新的行业铺平道路,”长着一张娃娃脸的 Adams 在采访中对 Milton 滔滔不绝地表示。

四个月后 Nikola 通过反向并购上市,一位空头发布了一份报告谴责 Milton 行为不当,导致这家初创公司的股价下跌了三分之二以上。联邦调查人员对 Nikola 公司展开调查,Milton 辞去了执行董事的职务。

“我的方式是友好的,” Adams 说。“我的大多数观众都是年轻人,他们希望对金融市场有更深的了解,或者希望在投资方面更具战略眼光,无论是 NFT、加密货币,还是创始人故事和公司文化..……我不喜欢把自己当成一位专家。”

当网红,也当“股神”

Adams 的工作台

金融网红特征三:只看牛市不看熊市

和大多数互联网内容一样,网红视频也因广受欢迎而得以蓬勃发展。在长期的牛市中,最受追捧的只有成功故事和最新消息。

许多网红说,当他们大肆宣传一项投资的时候,他们获得了所期待的页面浏览量。但如果消息是悲观的,观众就会转身走开,或者更糟的是,用恶毒的方式攻击信息发布者。

“在他们的整个成年过程中,股市一直在上涨。如果你不这么说,那你就是不懂,”纽约大学营销学教授 Scott Galloway 说。发布了一些怀疑公司情况的视频后,他也遭到了炮轰。

他说,社交网络金融界的真正危险在于年轻的网红往往认为股市只会上涨。他们的粉丝则强化了这一信息。

 “网上有一种趋势,‘要么迎合观众,要么滚’,这真的很可怕。如果你说比特币估值过高,或者特斯拉估值过高,或者任何受欢迎的 SPAC 估值过高,这些匿名的账号就会突然冒出来,开始攻击你,” Galloway 说。

加密货币投资的批评人士被斥为蓄意传播“FUD(恐惧、犹豫、怀疑)”,这是网络喷子的一种惯用方式,给网红贴上不值得信任的标签。而一些女性金融网红则提到,她们在回应负面帖文时遭到了性骚扰。

下个月加州将针对是否罢免州长 Gavin Newsom 举行一场投票,Kevin 正在为成为下一届加州州长的竞选做准备,尽管他获胜的可能性不大。他说这让他想起了本周更新的视频。

5 月底的一个周三下午,他打着领带、穿着拉链运动衫走进自己的家庭视频工作室,录制每天的股市实时评论。

当天的主题是 AMC 娱乐控股公司,这家影院连锁公司陷入了困境,但在个人投资者(其中很多是大部分时间都耗在网上的年轻人)和痴迷于游戏驿站和特斯拉等所谓“梗股(Meme Stock)”的狂热人群推动下,今年春天这家公司股价飙升。

AMC 的股票经历了动荡的一周,那天碰巧股票在收盘时上涨了 10%。Kevin 告诫投资者不要购买 AMC 的股票,他说对冲基金似乎正在买进这支股票的空头头寸,股价随时可能崩盘。

视频的现场聊天环节中,一位观众问道:“为什么你这么消极呢?”

“我不是消极,我只是更现实,”他回应道:“我希望 AMC 能一路涨上月球,但这里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对一些自己不明白的事很感兴趣,最好能谨慎点。”

据 Kevin 透露,直播结束后,他开始一路流失了数千名订阅者。他告诉记者,大多数标题积极的视频浏览量都超过了 20 万,而标题消极的视频很少超过 6 万的浏览。

“我不得不成为一名宇航员,向观众展示火箭飞船多么有趣,但你不能一辈子都盯着它看,”Kevin 说。

“我会玩动量游戏,但现实一点,真正的财富来自长期收益。问题是在 YouTube 上,我所做的这方面内容的视频没有任何热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出色WSJ中文版(ID:WSJmagazinechina),作者:Robbie Whela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